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黟县徽艺砖雕厂 网址: hzzdw.com

资讯动态

徽州砖雕文化简介

文字:[大][中][小] 2015-1-26    浏览次数:2292    

  徽州砖雕是徽古建筑装饰艺术的重要部分,遍及城乡。至今还保存在明、清时的古建筑祠堂、大厅、寺庙、书院和民居中。砖雕广泛地应用门楼、门罩、八字墙、镂窗、民檐、屋顶、屋翎及旌表牌坊、神位龛座等,使建筑物典雅、庄重、富有立体效果。“门罩迷藻悦,照壁变雕墙。”是徽州砖雕应用的真实写照。
  徽州砖雕装饰重点是门楼、门罩;作为古民居出入口标志的门楼、门罩、造型多样。祠堂、书院、寺庙和窗户第装饰的门楼、八安墙:有垂花门楼,字匾门楼、四柱牌楼等数种。有一间三楼,也有四柱三间五楼,还有的用石块和水磨砖混合建成,下部还有鼓石,式样和牌坊很相似。门罩装饰起初比较简单,但到清初就有较多装饰比较华丽的门罩。徽州民宅上门楼、门罩,即是在大门外框上方,用水磨青砖砌成的向外凸出的线脚装饰,顶上附以瓦檐。除了具有一种装饰美外,其实有功能,则是挡住墙面上方流下的雨水,避免门上方墙体受潮湿。使石灰剥落出现不美的斑痕。把门楼砌成牌坊楼式的是祠堂、寺庙、民居中大多是阀阅富室之法:如西递镇有一家四柱三间五楼牌坊式的门楼、中间高,两边对称略底一点,檐口上方复瓦,四角上跷,并饰有砖雕鳌鱼吻。其鳌鱼吻长须是镌刻的弯曲向上扬,既美观又兼作避雷之用。门楼西向上凸起部分,高出墙体的尺半许,而后再从檐口向内用青砖减起线三道,下面饰雕花边,以此下延再递减,安装额枋、方框、元宝、横坊、匾额等,直至和墙面平并临近在大门门坊上尺许。上面每层均有砖雕图案,其中最精彩部位,即是两三层额坊,尤其是通景额坊,还有四至十二只元宝,三间均有对称的方框,还有雀替,悬柱头、榫饰、屋脊屋翎饰,均为门楼砖雕之重点。要递潘氏宗祠,门厅为五凤楼式,气势壮观,门厅两侧的八字墙上装饰有大面积精美细腻的砖雕,描以额枋和框,元宝雕刻更为精彩刻着江南风光、楼台亭阁、水榭、飞禽走兽。运用高浅、透雕、半圆雕手法、高低起伏有度,别具一格的韵味,犹如一幅幅水默画,清新淡雅。
  额枋尤其是额枋通景图,是徽州砖门楼门罩中最精彩的部位,一条额枋通景就像一副手卷式的人手山水画,长约五至七尺,高不过尺许,通常需要五至七块水磨青砖拼成,画画一般均以物为主,有骑马、坐轿、打仗、比武式儿童游戏场面。在统一的一个平面上、向里面深雕六七个层次,运用浅,高浮雕、透雕、半圆雕和镂空雕的方法,在厚不超过过半的青砖上,使人物活动和主要建筑物突起,使其有距离感,层次感,在光线下衬出阴影,确具雕塑之美。如宏村一户门楼上《关云长夜读春秋》、现藏安徽博物馆的《百子图》均为额枋通景图,是徽州砖雕中之上乘。
  方框与元宝,也是门楼,门罩一组中两个配件,均是一块整砖雕刻的。通常一付门罩上有两个、四个、八个为一套、每个都是一副独立画面,和额枋一样,以人物为主,亦有动物和花鸟题材的、它在门罩位置上亦很重要。但构图和画面表现手法要比额枋单纯得多。

  雀替、榫饰、县柱头饰也是门楼门罩上的配件,其造型视门罩需要而定,一般也是用整砖制作而成;雕刻内容以动物,龙、狮、凤凰、仙鹤、牛、马、羊、和花鸟为主。
  花边图案在门罩中,动用比较多,虽处于陪衬,门罩上无它不活,在搭配中可增加整个门罩的层次,通常浮雕较多,也有不少使用镂空雕的花边组成二方连续,配备在檐口下方式附近在额术通景图四周,增加层次,也很别致。
  窗罩与镂窗,窗罩大体上和门罩相同,安装在窗户上方,且规模要略小一点,精美的窗罩也没额枋,方框等均用高浮雕,还配有花边饰和角缘样图案。镂软盘是指窗子本身造型,硕大一个窗子,用薄砖式瓦片砌成图案,有人字、六角、八方、万字、条环、波纹、梅花、海棠,水烈纹等。还有用透雕手法塑造形象,题材多取吉祥动植物。砖雕窗的功能,是景洞与花窗构成隔而不断闭而不塞的空间效果。运用造园艺术中穿插、渗透、曲折变化和“借景”的手法,达到丰富观层次,观赏室内景色,形成内外浑然一体的美观效果。如黟县西递这类砖雕或用砖砌的镂窗就很多。
  罩(隐)壁,徽州民居罩壁大至有两种,在大门外对面和室内天井对面,门镂内。罩壁上砖雕装饰,墙上方沿口花边二方连续一条,中心有圆形或和长方形的独幅砖雕画面,内容大多都是吉祥的花鸟、灵兽,对剧人物以及民间传统题材如鹿鹤同春,五蝠(福)捧挑(寿),富贵牡丹等,也有雕福寿字的。
  另外屋脊上装有正吻、喻脊兽、角戗饰,套兽等,是为了镇四方风霜刀剑自灵害袭击。为屋宇安全,寄托于神灵保佑。
  徽州砖雕图案内容很广泛,人物、山水、花鸟、走兽、八宝博古,几何形体,文字等方面,可谓无所不包。
  以人物为主的题材:名人铁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宗教神话,民俗风情,民间传说和其它社会生活等题材,既有描绘帝王将相,贵族生活,文人墨客的风雅画画,商人贾远行的旅途生涯,学生们伏案攻读;又有砍柴的樵夫,待耕的农夫,牛背上的牧单,纺车前村姑和饲养家禽家畜,推车,担水,撑般的等山区劳动人民形象;也有儿间游戏、游艺表演、耍灯、舞龙舞狮民间活动;欢庆场面,表演戏曲上吉祥、打仗、比武的比较多,而这些题材,吸收了徽调、徽派版画传统体材内容,有些砖雕在构思、构图以至在传统技法上,均能在上属徽字姐妹艺术中找到痕迹和共同语言。徽州砖雕额枋、方框、元宝等雕有人物故事的,有情节,人物亦有个性。如三国志《关云长疸读春秋》、水浒《武松打虎》、红楼梦《大观园惜春作画》,西游记《比丘国救婴儿》。戏剧题材,《郭子仪拜寿》、《刘备招亲》、《古城会》、神话传说《和合二仙》、《八仙过海》、《蟠挑宴会》、民间故事与民俗方面《彩衣娱亲》、《牛角挂书》、《百恶堂》、《百子图》、《太白醉酒》、《五谷丰登》,还有耕读渔樵,寿福寿、麒麟送子等。以动物、花卉、虫鱼为题材的砖雕,像征吉祥物的图样在门楼、门罩雀替、角缘部位较多:如龙、凤、狮、虎、麒麟、仙鹤及牛、马、羊、鹿、猴、鳌鱼、犬、兔雁、鱼在门罩上方框、元宝中表现“双狮抢绣球”、“二龙戏珠”、“龙凤呈祥”、“麒麟送子”、“鹿鹤同春”“丹凤朝阳”、“五蝠(福)捧挑(寿)、”“封(蜂)侯(猴)将相(象)等品类繁多,应有尽有。黟县砖雕有一幅凤凰梧桐图,在一个亭院里,梧桐树下,太湖石旁,一对凤凰转头相对亲情,背景是亭榭书房前,明月当空,给人以恬静,优雅之感,构图布局有中国画传统手法,画画手法,有变化,有节奏,简直就是一幅优美花鸟画。纯花卉的图样更是丰富多彩,除松、竹、梅“岁寒三友”、梅兰、竹“四君子”外牡丹、荷花、石榴、枇杷、荔枝、柑橘、白果、枣子、花生、蔬菜等等,都是层出不穷的雕刻对象。这些形象大都是用折枝、散花、丛花、锦地叠花、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等手法,表现寓意喜庆,幸福和人们美好愿望,这种寓意的吉祥图案,在徽州州砖雕中相当盛行,达到了“图面有意,意在吉祥”的境界。
  还有八宝、博古、几何形体、文字形、静物画似的摆设,在砖雕图案中也占有一定位置,钟鼎古。琴棋书画被组织在花纹环绕的或底衬的饰地中。琳琅满目,妙趣横生。
  特制的青灰砖与徽州砖雕制作过程,一直是受到人们关注的:制作砖雕的原料是水磨青砖,它与砌筑墙体普通粘土砖有所不同,是特制的。据考:经过精选无砂碛的泥土,注入泥池,和清水搅拌成泥稀浆糊状,稍后待泥渣子沉淀,上面泥浆湖放入到另一个较点泥池过滤。再经过沉淀后,排掉上面的清水,等一两天,使其略干一点即用牛把它踩成千斤泥,反反复复直到踩成泥筋,如同揉面粉为面筋,把泥巴揉熟子。才可以做成砖坯,待砖坯晾干后,方可入窖烧制。烧窖要掌握火候。成功后封窖时,用水浸烧,砖色以青灰为最佳,太清或色过深质地便硬,出窖成砖抗烈度一般为650至860度较理想,不能太脆太嫩,太脆刀刻易进,太嫩入刀易碎,软硬适度方合格,成砖型后,使用前把青灰砖放在水中光滑石上细磨,制成平整如镜的水磨砖。这种砖质地细腻纯净,没有砂或含粗粒的杂质,否则会影响砖雕精细刻画。砖雕刻第一道工序是“打坯”既创作的选题立意、构思到构图过程。一般是由富有经验的老艺人主刀,凿出画面的轮廓,凿出物销的深浅确定画面近是无景的层次,位置,要求艺人须熟知传统题材和情节,画面安排方法,又能随机应变,设计新疑画面,做到胸有成竹,游刃有余。第二道工序“出细”,即是精雕细刻,把打坯阶段完成的轮郭再作具体刻画,使人物,楼台、树木、花果,一一突出来,通常这道工序是由助手来完成。后是修饰、粘补,排拼和做榫。修整是统观全局,掌握整体,强调重点细部精雕。粘补断裂或局部改动,补合,做榫是为了安装作装备。
  徽州砖雕当然是在烧成砖坯,水磨光后再精雕细琢而成。如额枋、方框、元宝、雀替,角缘纹样等主要部件,这是毫无疑问的。
  徽州砖雕的实际运用范围正日益扩大,除古民居,古园林和一切古建筑修复或仿古建筑外,现代建筑装配砖雕艺术也大放异彩。
  我们学习传统,开发利用传统,是继承和发展民族遗产的重要途径,我认为明清徽州砖雕工艺是好,但那是古人辛勤劳动、艺术创造的结晶,我们的责任是继承和发展,承前续后需要明确目的,识别民族遗产的精华与,有选择地进行,如果是茫无头绪,仓促上阵,将会被徽州古代砖雕遗产的灿烂光芒照得眼花缭乱,在这汪洋大海中迷失航向,我们不能拜倒在古人,前人的脚下,跌进传统的深渊而无力自拔,丧失应有的创造力。在砖雕的民族遗产面前,若忘掉自我,忘却应有“发展”的信念,就无所谓称之抄袭和复制。因此我们在学习和继承徽州砖雕民间艺术与自的艺术创造揉合到一起,用自已独特的艺术风络实现“继承”,使民族的民间的徽州雕艺术代代相传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